欢迎浏览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回村的年轻人

聚焦回村的年轻人:返乡农民工,缘何路迢迢
日期:2014-06-12来源:人民日报
 

城镇化是这个时代最引人瞩目的社会变革之一,当目光定格在城镇化的核心——人的时候,我们的视野里,不仅要有浩浩荡荡的进城大军,还应关注那些返乡的青年农民工。他们回到家乡的原因是多元的,有的是碰到了城市的壁垒,有的是主动选择回归。

但当他们回到曾经的故土,却不是天然能够融入的,其间的利益冲突和文化碰撞令人深思。他们可以是优质人才资源,成为建设新农村的中坚;他们也可能成为负能量,给乡村既有格局带来冲突与矛盾。

如何铺平他们的回乡路,考验乡村治理能力。从本期开始,我们将持续关注这个群体。——编 者

要土地要住房

利益冲突总难免

“本来不想走了,可家里留不下。”四川省筠连县镇舟镇的张东亮在外打了几年工后,不想再背井离乡了,可现实是,老家难留他——他没有承包地。

张东亮今年28岁,自出生起就没有分得土地,因为村里的土地早就分完了。没有土地的还有弟弟张东升和他怀孕的妻子——他们也即将外出讨生活。一家7口人中,只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有土地。

4亩多地要养活这么多人,这对张东亮一家来说有些难。初中毕业后张东亮就开始了外出务工的生活。“不打工,在家里靠那点地种出来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,当然我也希望出去见见世面,看能不能改变人生。”

可是,打工的生活并没有让张东亮看到希望,缺少文化和技术,他从事的多是服务员之类的工作。不甘于现状的张东亮还试着自己创业做点小生意,因缺乏经验,生意没做成不说,还欠了一笔债。

看到不少人回家在土地上“做文章”,发展很不错,张东亮动起了回家发展的念头。一开始张东亮想种些经济作物,可有限的4亩地收益并不多。为此张东亮还有过开荒的念头,但没多久他就作罢了。可开荒的地少,国家实行退耕还林,也不许随便开荒了。“我还想过发展养殖业,可养牛养猪也需要有一片地建牛圈、猪圈啊。” 张东亮感叹道。

张东亮也想过花钱租地,但放眼望去,多年来村里的地没有增加,而人口却在一年年的增长,家家户户地都紧张。

不得已,张东亮还是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四川新津县金华镇新良村二组的吴昌根要幸运些,他留下了,在家附近一家面粉厂制粉车间从事机修工作。“17岁出去打工,去过云南、陕西、西藏、哈尔滨、无锡,干过木工、瓦工,搞过装饰、开过车。在无锡待了15年。”吴昌根说话还带有浓浓的无锡腔。

2008年,当地搞工业开发,吴昌根家的土地被征用了,以前住的青瓦房也拆迁了。由于当时在外务工,本村的安置房他没分着。作为补偿,政府把他们安置到了岳店社区,一家4口挤在70平方米的房子。

“有点远,周围人也不熟悉,完全是个陌生的环境。当地居民还以为我占了他们的便宜。”吴昌根有些无奈。

没电脑没网络

乡村并非没商机

“主要是不同的生活方式。长期在外打工,生活习惯已和农村格格不入。看着从小蹲惯了的旱厕觉得‘有点恶心’。”26岁的张东升常年在广东打工,形容农村已是“回不去的家”了。

“家里没有网络,没有电脑,只能守着电视机耗日子。”张东升在城里维修电脑,想摆弄手机上网却一点信号都没有。在家待了几个月,他的生活主题,便大致变成上街上网、在家找人打麻将、睡觉三部曲。张东升很不喜欢这个在白天也看不见几个人影的山村。

张东升穿着西装、打着领带,一头染黄的头发,与城市青年并无异样,与同龄人讨论的话题也都是各种电子产品,还有品牌服装、必胜客、肯德基。在村里乡亲的眼中,做派越来越洋气的张东升很“另类”,而每次谈及硬盘、光驱时,乡亲们的一脸茫然也让张东升总觉得他们“啥也不懂”。

父亲建议张东升不要老是游手好闲,如果不去打工或种田,可以做木匠、泥瓦匠、漆匠,或者在城里学着做小工,挑土挖沙。

类似于父辈的生活,张东升一点也接纳不了。他表示还是想出去,希望能在大城市里找到规范的企业,和他们签订正规劳动合同,为自己也缴纳养老、失业等劳动保险,过上不一样的生活。“即使现在回家种地,我也早已失去了务农的手艺。”

与张东升同龄的李江也失去了务农的手艺,但他把目光盯在了农家乐上。

李江是新津县白果村1 组人,2009年大学毕业后,去苏州打了3年工,2012初回到家乡。通过多方调查,了解市场,他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热爱大自然,向往吃农家饭、住农家屋、享农家乐、观农村山水的生活,乡村旅游逐渐受到了市场和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李江看准这个商机,于2013年9月份在新津梨花溪开办了万物园休闲山庄。目前,农家乐占地10余亩,现有员工10余名。

“刚创办时,人手、资金、客源等困难很多。开业9个多月,营业额70多万,收入10多万。”但李江仍在盘算,打算将万物园打造成餐饮、住宿、休闲于一体的休闲山庄。

多扶持多培训

融入还需政府帮

“政府要给返乡农民工针对性的支持和帮助。”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研究员认为,农民工返乡后会出现合理分流,一部分既退出城市也退出农村生产,居住在小城镇或县城,政府要建立完备的养老保障体系,保障他们完成市民化过程。另一部分成为现代农业发展中新型农民的主要来源。政府需要合理配置资源,提供技能培训、资金、保险,使他们能够回到乡村尽快实现新的再创业。从原来自给自足的传统农民,通过一段时间外出打工,成为更高层次的新型农民。

郭晓鸣分析说,其中一部分返乡农民工希望务农,他们和当地社会冲突主要是资源问题,土地资源的冲突,或者水资源、林地资源竞争问题。“一个可能性是在他们外出期间,政府在集中流转土地的时候,他们的土地被流转了,怎么收回来的问题上,发生了一些冲突。”

像张东亮那样,有些农民工外出打工有些积蓄,他们有更开阔的视野,希望扩大规模,并不想回到原来两三亩地那种小规模自给型的农业生产。这个时候,怎么实现土地集中流转,满足他们扩大规模的需要,也需要政府给予支持。

返乡农民工也需要补上一些能力的欠缺。郭晓鸣认为,重新务农,并不是重回到原来的传统技术。新的品种怎么种、新的技术怎么用,都需要培训。同时也需要合作,单打独斗已经过时了,需要建立合作社,也需要市场营销方面的培训,等等。

2013年初,吴昌根参加了镇上组织的起重装卸机(行吊)培训,科学、集中地学习了行吊理论和实操知识。2013年4月,在镇就业服务中心推荐下进入中粮(成都)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工作,月收入2600元左右。

虽然有些积蓄,但大多数返乡农民工资金都比较有限。他们要建几十亩的水果基地,或者搞个鱼塘,需要更大资金。郭晓鸣建议,政府部门应提供相关资金支持,设计一些新的金融产品,满足他们没有抵押条件的资金需求,包括保险等等。

对于返乡农民工自身怎么融入乡土生活,郭晓鸣给出建议:第一,要注重乡村原有社会网络的重构,主动融入。虽然从这个村庄出来的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毕竟外出多年,对当地近来的情况并不熟悉。要注意利用天然的联系尤其是亲情纽带,主动参与村里的事务与生活往来。第二,要注重能力培训。原来出去之后,掌握了一些务工技能,但他们对现代农业新的技能并不熟悉,对现代农业所需要的市场经济知识并不熟悉,怎么合作起来取得更大收益也是他们的短板。所以,这就需要在重新融入过程中加以弥补。同时,也要注意发挥长处,利用自己在外掌握的知识,给村里带来变化。(记者 王明峰)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4年05月06日 19 版)

 

  1. 【收藏】【打印】
附件
相关文章
版权及免责声明
① 凡本网注明“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和使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公益性服务、传递更多信息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联系的,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。
电话:010-59196088
认识CSS样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