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浏览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回村的年轻人

“创业之星”的寻路之旅
日期:2014-06-12来源:人民日报

如何找到一条发展路,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上升通道,是摆在许多农村青年面前的首要问题。这也是一个曲折多艰的过程。正如本期人物谢荣的奋斗,从失地农民到小镇青年到县城小老板再到大城市农民工,他沿着一条城镇化的道路一路向前,但最后还是回到县城,做起农资生意,才算找到了成功路径。

事实上,谢荣的成功当然要归功于大环境,县域经济的发展,让他有就地就近城镇化的可能。但人生路,最终还得靠自己双脚一步步蹚出来,自助者天助之,谢荣的寻路之旅,或可给人以启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  ——编 者

若不是县人社局的何茂龙好说歹说,谢荣不会接受记者的采访,他不爱出这个“风头”。那个曾经骑着太子摩托车到处“拉风”的乡土“古惑仔”,今天已然是成熟稳重的企业家了。

5月12日,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延丰农资公司。记者眼前的谢荣脑门光亮,挽着裤管,精明不失诚恳。他这颗“全国第十届创业之星”,从人生谷底走到今天,10多年了。

“带头大哥”转眼成“破落户”——

“人生起伏中,认清你自己”

1997年,22岁的谢荣正在享受他的“快意青春”:坐骑是两万多元一辆的太子摩托车,光身边围绕的“兄弟”就有10来个——谢荣负责他们的电话费。每月上万的花费,足够他在偏远的石林县城过“带头大哥”瘾了。

谢荣不是“富二代”。他父母早在1988年就成为“第一代失地农民”,做点土杂生意。谢荣小时候经常逃学,初中没读完就退学游荡了。1993年,18岁的他成了东风卡车司机,开着车上广东、下四川,一个月能赚上万元;去昆明送趟货,也能赚三五百元——钱多到不知道怎么花!

1997年,觉得开卡车太累、太枯燥,谢荣利用失地农民子弟的身份,谋了份协警工作。每月130元的工资压根不值得一提,他承包了县城育才中学的食堂,一年稳赚十万八万元。这份“美差”干了一年,被学校收回了。谢荣又跟朋友四处承包工程,一个月照样四五千。

此时谢荣做梦也想不到,好景不长了。

2002年,谢荣在石林县城开店卖铁板烧。来吃饭的顾客不多,“狐朋狗友们”倒常光顾。他抹不开面子,铁板烧店搞了40多天就歇业了,一算账赔了10多万!在县城“创业”不成,谢荣和朋友来到广东做起鲜花生意。鲜花没销路又不耐贮存,谢荣的花店迅速“关门大吉”,几万块买的花架最终当废铁处理。

谢荣这回“破产”了!回乡的他在家睡了半年,“做梦都想着有钱了”。“兄弟”们四散而去。“出去吃碗米线,得先看店里有没有熟人”,他回忆:“以前总帮人结账,现在兜里只够自己的饭钱。”

憋在家里快得病了,谢荣到石林大酒店应聘保安——“120块钱一个月,爱干不干”。幸好是看监控的内勤,如果是站酒店门口,他实在接受不了。谢荣叹口气:“那时候才知道,自己只值这个价!”

一个多月后,有人介绍他到广西当司机,一个月1200元。“眼冒绿光”的他来到广西,才知道是做传销。他倒没糊涂,逼着介绍人给自己买了返程票,回到家倒在床上又睡上了。“只有在人生起伏中,才能认清你自己。”谢荣总结。

洗尿布逼出“第一桶金”——

“成功啊,真是差一步都不行”

要还债,就不能老在家里躺着,除非自己死了——可谢荣觉得还年轻,心里不服输。

2003年5月,父母给了他1.5万元钱,自己又东拼西凑了些,谢荣买了辆“微面”,干起黑车生意——办个营运证每年要交550元管理费,买保险每年得八九千,他别无选择。没有自己打倒自己,谢荣跑出了人生中成功的机会。

有个坐车的乘客随口告诉他,租个卖农药的许可证,一年开店能赚10来万,比跑运输强。2004年,谢荣花了43800元,竞拍得到了5年的农药经营许可证。谁成想,一个月下来,他坐在店里竟赚不到300元。

当年10月,谢荣的儿子出生了。想来让人心酸,住院时要交1000元押金,他只有500,好在医院同意了。妻子只敢住3天医院,花了455元,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初为人父,回家后要洗一大盆的尿布,没干过这种活的谢荣,双手皴裂出了口子。后来换成到超市买“尿不湿”,一个月要300块!

12月的一天晚上,谢荣失眠了。想想自己一个男人,居然连孩子的尿片钱都赚不来!又想到这几年处处碰壁,难道没有发财的命?他“快崩溃了”。

成败只在一念间。谢荣也想到,人家河北、四川跑业务的,背个包包四处上门搞推销,容易吗?坐商不如行商,一宿没睡的谢荣,第二天一早装了一车货,奔附近的泸西县城去了。

真的做梦都想不到!那一天,谢荣28700元的货都卖出去了,净赚了5300元。平时很少喝酒的他,晚上回来买了卤菜和一瓶白酒,酩酊大醉。

从那时起,他开着“微面”拉着货到周边闯荡,一年就还清了几年的债务。到2009年,他已经拥有一辆轿车和两套房产了。

而如今,谢荣的连锁农资公司注册资本过千万,员工200多人,还带动四五百人就业。2012年,又被评为“全国第十届创业之星”。他感慨:“成功啊,真是差一步都不行!”

30万买来一个道理——

“真正的财富,是懂得感恩和分享”

谢荣曾在心里恨父母。

2003年他结婚时,正赶上自己“英雄末路”。女朋友是卫校毕业的中专生,订婚了,谢荣对人家说:“我没钱,你要后悔还来得及。”人家回答的也利索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”下聘礼才1500元,还不到一般人的1/10。向父母要,父母不给。

被长期不务正业的儿子气坏了,在谢荣要到亲戚家借钱的时候,父母总是闻讯先跑过去,警告人家:这钱没人还!

而今年5月16号,谢荣在电话里说,自己陪着父母飞往非洲,满足父母看海的愿望。他公司“员工守则”的第二条,写的就是“孝敬父母”。“我很感恩父母”,谢荣对记者说:“他们当时‘绝情’,是想让我走正路。”

“员工守则”第一条,写的是“热爱祖国”。谢荣说,自己能有今天,离不开国家政策。他解释,有了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农资领域的政策,自己的连锁公司才有可能成立,“之后一年赚的钱,比前五年加起来还多!”2010年云南旱情百年不遇,谢荣捐出11万元,买了10台抽水机支援抗旱。

当着记者的面,谢荣一个劲地称赞何茂龙。当时他们公司培训员工,想租人社局的场地,没想到老何不但免费支持,还请来常务副县长讲第一课。老何时任县人社局的局长,培训农民工有政策依据。谢荣说:“前些年企业困难时,何局长他们来得多,现在倒联系少了。”

谢荣的爱人段晓琳如今也办企业,200多名员工从事保洁和技能培训。这对患难夫妻,对儿子很严格。前两天谢荣说好要检查儿子作业,儿子却把作业本忘在公司。他们就让9岁的孩子晚上自己打车去拿回来,还警告说:下次再这样,就得自己走回去拿。谢荣的理念是:“父母的钱早晚要回报社会,儿子赚钱得靠自己。”

谢荣笑言:“我花30多万读了几个MBA,买回来一个道理——真正的财富不是金钱,是懂得感恩和分享。”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4年05月20日 19 版)

  1. 【收藏】【打印】
附件
相关文章
版权及免责声明
① 凡本网注明“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和使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公益性服务、传递更多信息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新型职业农民网联系的,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。
电话:010-59196088
认识CSS样式